联系电话:400-264-876
现代管理
项目回顾

当前位置:亿博体育 > 项目回顾

吴瑟致观点》九二共识被加料入是事实也是中共习用诈术手法

作者:张国荣 来源:亿博体育 发布时间:2022-06-10 13:44

蔡英文日前进行国安改组   图:截取自脸书

国安高层大搬风调整,前法务部长、国安会咨委邱太三回锅陆委会接任主委一职,邱太三被视为民进党内对两岸态度倾向鸽派的人物,过去在扁时期也担任过陆委会副主委,对于两岸政策与情势有相当之了解与掌握;同时,邱太三一直深受蔡总统的信任,尤其在国安议题上是重要的征询对象,如今入主陆委会并担任主任委员,不但会延续过去相关政策作法,也势必在未来两岸政策推动上发挥重要的功能与角色。

香港下场历历在目中共言行早没信用

当然,各界都相当关注邱太三担任陆委会主委对两岸关系带来的意涵,有论者认为这是对中国的一种善意,毕竟邱太三过去担任副主委时曾主导规划重要交流模式,而且也有多次和对岸学者专家交流的经验,诸多对外发言也较为温和,因此外界评判以当前台美中关系情势,美国进入拜登时代将希望两岸能维持稳定及沟通交流,那麽邱太三的任命就显得有意义,这从他在记者会上一在强调“后疫情阶段”及“务实”便可看出端倪。

不过,邱太三提及两岸的“春暖花开”却被中国国台办的“东风雨露”给冷回应,强调两岸要春风化雨就必须要回到“九二共识”,这显然软打枪邱太三对于“被加入新内涵,台湾民众无法接受,盼把争议做新的处理”的看法;值得关注的是,中国国台办直接批评邱主委“刻意把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混为一谈”,中方为何担心“九二共识”和“一国两制”被混为一谈?难道两者是相互独立?还是可以切割?中共背后考量值得关注。

推敲中国深层的统战思维,“一国两制”当然不能言废,毕竟这是攸关中共颜面的问题,因此,切割是必要的作法,2019年初习近平提到“两制台湾方案”,就是要降低“一国两制”的通则性,朝向客制的、独立的“各种两制”;此外,去年下半年开始,北京紧缩香港自治权力,不但通过《港版国安法》,更延后立法会改选至少一年,以及进行毫无止尽的政治抓捕与司法迫害,“一国两制”早已名不符实,又如何能取得台湾社会的信任?

里应外合撑九二共识无视台湾民意反对

台湾民众“今日香港,明日台湾”的危机意识不断深化,可以说,如果没有中共这个始作俑者,台湾国内任何一个政党也难以操作得了;换句话说,中共对港的政治承诺破产,让台湾有了实境的想像,“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的下场就是这样”。所以就连原本可以帮中国话声的国民党,也不得不表示对“一国两制”的反对,这是很现实的政治考量,台湾主流民意根本不会接受那换汤不换药的“两制台湾方案”,或是狗皮膏药的“民主协商”。

中国把“九二共识”视为两岸交流与政治互动的前提,没了前提何来“民主协商”,如果不进行协商又如何商讨“两制台湾方案”,这是根本是一整个连贯的套路,所以在北京必须把“九二共识”作为两岸关系的“定海神针”,绝对不能妥协,且必须臣服于中共的定义与设定,不再提“九二共识”中“各自以口头方式表达”,而是强调“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”,卸下“共识的假面”,可以“各表”也可以“随时扬弃”,当前的香港不也如此。

国台办一再搬出“九二共识”,就犹如马前总统捍卫“九二共识”,彼此看似唇齿相依、默契十足。对中共而言,反正台湾内部还是又少数人买单,无论是作为政治通关用语,或是有人会里应外合,九二共识是不会动摇的对台方针。只是,问题在于中共根本不可能接受“一个中华民国表述下的九二共识”,台湾多数民众也不会支持,诡异的是高举“九二共识”的先生们,不但达不到效果,还会有反效果,难道只为了力保那已残破不堪的历史定位?

两岸恐入法律战完善国安法制刻不容缓

从香港惨痛的下场给了台湾警惕,我们必须留意中共可能采取的法律攻防,尤以北京制定《国家统一法》的传闻甚嚣尘上,这或许呼应邱主委上任后立即提到修改《营业秘密法》的紧迫性;从国安的视角来看,著手创建一套国安网来迎战北京的法律战,尤以针对来自中国的渗透,相关涉及到《反渗透法》、《两岸人民关系条例》及《港澳条例》等法令的完善或修改,这会是邱太三未来推动政务的重要课题。

过去五年,两岸情势虽然处于冷对抗,不过,蔡总统的维持现状政策,双方虽有矛盾却仍能保持在可控的范围之内;然而,近年来,北京升高台海军事危机的手法确实让人捏一把冷汗。当然,新的国安人事确实有重要的意涵,尤其是对两岸关系的影响,但是仍要老生常谈,两岸的主要问题在中方,中共不愿面对事实就是两岸不变的鸿沟,展望未来发展,除了有待来自中方善意的理解之外,中共也必须自我反省持续下探的负面观感,这现象不只是台湾如此,全球各国亦然,一个惹人嫌恶的政权,说什么都不会有相信,更遑论要交流交往。

台湾民众“今日香港,明日台湾”的危机意识不断深化,可以说,如果没有中共这个始作俑者,台湾国内任何一个政党也难以操作得了;换句话说,中共对港的政治承诺破产,让台湾有了实境的想像,“台湾接受一国两制的下场就是这样”。